自从知道你在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2018小说网
2018小说网 书库 武侠修真 鬼医圣手 031 大结局!

031 大结局!

小说:鬼医圣手| 作者:火龙汐| 类别:武侠修真

    听到这话,唐心抬眸看了她一眼:“你还不想回去?”

    闻言,顾七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师傅,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不能回去,我身上的魔气若不除,势必成患,既然孩子已经平安生了下来,我想找个地方闭关,好好将身上的魔气剔除。乐-文-”

    唐心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孩子我会帮你送回去给他的,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你若独自闭关除魔气,这可能会错过孩子的成长,再说了,你身上的魔气只怕一时半会想清除也是不可能的,你可要想好了。”

    “嗯,我知道。”口中含着参片,体力也渐恢复了过来,她便从床上坐起来,从空间中取出了那件她亲手做的肚兜。

    见此,唐心将小孩抱过去给她,看着她给孩子穿上了那件小肚兜,一脸的不舍,满眼的柔和,她不由一叹,从空间中取出了两瓶药递过去给她。

    “这个你拿着吧!是为师炼制的清心宁神丹,当你男人过去找我时,我就已经帮你准备着的了,虽然不能完全帮到你,但相信也会起到一些辅助的效果。”

    “多谢师傅。”她感激的接过,将两瓶药收入空间里。

    她想了想,露出笑容道:“这样吧!反正为师最近也闲着,也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既然你刚生孩子,身体也虚弱着,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我便留下来照顾你段时间,也好让你们母子好好相处段时间。”

    听到这话,顾七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欣喜的说着:“多谢师傅。”

    “行了行了,你先躺下吧!我出去看看。”她说着,便走了出去。

    而外面的赤虎早在听到孩子的哭声后,就已经窜入林中深处抓了几只山鸡出来,让那稳婆拿就在屋子边的火炉上熬着鸡汤给它家主人补身子。

    那稳婆也算胆子大的了,要不然早就被那时而人样,时而兽样的赤虎吓死了。

    唐心走了出去,就见那赤虎迎了上来。

    “我主人怎么样了?她和孩子都好吗?”赤虎凑上前问着,却又不敢太过靠近这个白衣女子,因为感觉她很危险。

    “母子平安,一切都好。”唐心说着,挥挥手:“去吧!进去看看,顺便把里面清理一下。”见是她家徒弟的契约兽,唐心也没怎么为难它,便让它进去看看,免得一直挂心着。

    “好好好。”赤虎忙应着,飞快的窜了进去。

    而唐心则来到小木屋的一旁,那稳婆边跟那稳婆聊起家常来,一边从空间中拿出人参往鸡汤中丢去,放着一起熬着。

    “姑娘也是仙人吧?”那稳婆看着唐心问着,见她们一个两个都长得那样的美,就跟仙子一样,只觉很是惊奇。

    没想到她老婆子竟也会有这样的机会跟仙人一起说话。

    “嗯嗯,仙人,是仙人。”唐心笑盈盈的应着,一边问着稳婆家里还有什么人?又问住在哪里的?怎么跟她徒儿认识的?

    两人虽是初见,但因唐心的随和,倒也聊得很是开心,稳婆更是知无不答,于是,没一会,唐心就将想知道的信息都摸了个清。

    接下来的日子里,唐心帮着调养着她的身体,一边帮着她带着孩子,一个月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在这一个月里,顾七的魔气窜起了四五次,对于那压不住的魔气,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将孩子交给了唐心。

    “师傅,您把安安带回去吧!他已经一个月大了,让他回到他父亲的身边去吧!”虽然不舍,可,却必须得这么做。

    “你有什么打算?”唐心接过孩子问着。

    “我会进空间闭关,直到清除了身上的魔气为止。”她想过了,到哪里去都不好,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她的空间里面去闭关,也只有这样,也许才能清除体内的魔气。

    “那好吧!孩子我会送回给他父亲的,你自己多保重,要记住,你的命不是由上天决定的,而是在你自己的手中,只有战胜了心魔,你体内的魔气不仅不会让你成魔,还可以炼化转为你的实力,凡事都是双面的,只看你怎么去做。”

    “是,徒儿谨记师傅教诲。”她点头应着,目光再次落在她怀中熟睡着的安安身上,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我走了,希望,不用多久可以再见到你。”她看着她,说了一声,抱着孩子凌空而起,踏着飞剑往云中而去……

    看着她和孩子的身影消失在云层中,顾七久久的站立着,直到赤虎来到她的身边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她才回过神来。

    “我没事,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到他们身边的!”她的声音透着坚定,她目光望着天际,道:“我们也走吧!”声音一落,这才带着赤虎往天空中而去……

    半个月后,唐心抱着孩子来到沐华城,意外的见到了一个没想到还会再见的人。

    “帝殇陌?”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旋即露出笑容:“你这么快就修炼出仙身了?”

    帝殇陌看到她,也有一瞬间的惊讶,但他的心情很平静,温和的目光带着柔涩的看着她:“唐心,许久不见了,你还好吧?”

    “嗯,我一切都好。”她笑着走了进去,一边问:“沐泽呢?”

    “他出去寻顾七,一直未回来。”帝殇陌的目光落在她怀中熟睡的那个孩子身上,问:“这孩子……”

    “顾七的,我帮她送孩子回来交给沐泽。”她看着那几个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年轻人,问:“你们就是七煞了?”

    “是。”七人应了一声,视线皆落在她怀中的孩子身上。

    “我是顾七的师傅,这孩子嘛,是你们主子生的,快将消息传出去,让沐泽回来,我带了顾七的话来。”她挥了挥手,示意着。

    听到这话,七人一阵惊喜,当即迅速去将消息传送出去。

    “唐心,你先在这里住下吧!我相信沐泽只要听到消息,一定会马上赶回来的。”帝殇陌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一点也没变的女子,这么多年过去,他对她,早已经在当年死去时就已经释然。

    “嗯。”她点了下头,看着一旁激动得掉眼泪的小丫头,笑问:“你是碧儿丫头吧?”

    碧儿忙应着:“是,我是碧儿,圣主,能不能让我抱抱小主子?”她看着唐心怀里熟睡着的婴儿,好想抱一抱她家小姐的孩子。

    “呵呵,给。”

    她笑着将孩子递过去给她:“这小家伙睡了一路,整天吃完就是睡,这一路上准备了些羊奶给他喝,对了,你们最好也准备些羊奶给他喝,要是没有,找奶娘也是可以的。”

    “有有,我让人买两只母羊回来,专门挤羊奶给小主子喝。”碧儿抱着软绵绵的婴儿,又是哭又是笑,忙问:“圣主,我家小姐现在怎么样?她怎么不回来?”

    “她啊!唉!情况不是很好,走走走,进里面坐下给我来杯茶再来几个菜,我再慢慢跟你们说,这一路来回奔波还没来得及歇会呢!”她边往里面走去一边让他们给她准备几个菜和酒,打算好好吃一顿先。

    唐心来到沐华城的消息,也只有沐华城内部的人才知道,毕竟,她的身份很多人都不知,但,她将城主夫人和城主的孩子送了回来一事,却是不用一天的时间就传得整个沐华城上下都知晓。

    半个月后,听到消息的沐泽赶了回来,一身风尘仆仆的他脸上的胡须都没刮,整个人显得憔悴沧桑了不少。

    他回来时,唐心正逗弄着那穿着平安肚兜的小家伙,看着小家伙咯咯直笑着,她也开心的笑了,想着,她家那臭小子怎么也不给她娶个媳妇回来生个孙子给她玩玩呢?

    嗯,回去后,一定得催催他。

    “阿七?阿七?”

    人还未进厅中,厅中的唐心等人就听到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传来。

    抬眸望去,唐心挑了下眉,看着一副沧桑模样的沐泽,她笑了笑:“她没回来,不过,你们的儿子回来了。”

    小家伙挥舞着小手,一双酷似沐泽的眼睛亮晶晶泛站笑意,看着厅中的众人心头一阵柔和。

    沐泽走上前去,伸出手抱过孩子,他看着他,见小小的人儿的五官像他,也像她。

    这是他们的孩子,是她十月怀胎所生,可,孩子回来了,她却仍不知所踪……

    他看向唐心,道:“你是怎么找到她的?她是怎么生下孩子的?这些日子她可还好?跟我说说她的事吧!”

    于是,唐心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并且道:“这孩子她说小名叫安安,大名由你来起,她说了,不用找她,好好照顾安安长大,只要战胜了身上的魔姓,她一定会回来的。”

    “安安?大名就叫沐君染吧!”他摸着怀中孩子的脑袋,看着他咧着嘴笑着,小脑袋如同只小猫一般往他怀中蹭了蹭,糊了他一衣襟的口水。

    “沐君染?”唐心轻念着,道:“这名字不错。”看来,他对小安安的期望也大啊!她看了他怀中的孩子一眼,道:“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也该走了,顾七交待的事情我都帮她做完了,好好抚养孩子长大吧!她一定会再回来的。”

    说着,她看向一旁的帝殇陌等人,笑问:“你们可要随我回宫殿住段时间做做客?”

    帝殇陌笑了笑:“不了,以后会有机会的。”

    其他人也摇摇头,他们还想在这里等他们主子回来呢!

    “那好吧!我走了,将来有机会再见。”她摆了摆手,迈步往外走去,脚尖一点,下一刻,凌空跃起,踏上飞剑往天空而去……

    因孩子还小,沐泽便留在了城里,期间,风逸和顾七的老爹以及黑木霜等人都过来沐华城看孩子,在城中住了近两个月才回去。

    而从没带过孩子的沐泽也从最初的手忙脚乱到最后的不慌不忙,孩子从穿衣到吃食,一律由他自己经手,他就仿佛将对顾七的思念都寄托遮孩子身上似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一月月的过去,顾七依旧没有消息,她就仿佛消失在这天地间一样,没有一点的信息传回来……

    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顾七因怕魔姓发作自己无法控制,因此,她来到当初摔下的悬崖底下一处石洞中,在那里布下层层阵法和结界,又用四条手臂般大的玄铁链将自己锁了起来。

    石洞被她用石头堵塞住,只有依稀的光线从石缝中透射而入,石洞中漆黑无光,只有鹰凉的气息和水滴叮咚的声音。

    在石洞中的她盘膝修炼着,试图将体内的魔姓炼化,但每每魔姓涌出来时,她浑身的气息都变得甚是强大,甚至好几次为了忍住不去扯断那玄铁链,她将手生生的石壁上划出一道道的凹痕,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之久……

    三年后的某一天,石洞之中盘膝而坐的顾七睁开了眼睛,感觉到体内的魔气终于被她炼化转为实力,终于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来。

    “三年了,我竟在这里呆了三年了,安安,应该也有三岁多了吧?”

    她的声音轻喃着,有着激动,有着期待,还有着欢喜与无限的思念。

    她的目光触及这石壁上那一道道的痕迹时,眸光微闪,每当克制不住时她就想挣断玄铁链,冲出这里出去外面杀人,也应该庆幸,她当初用玄铁链将自己锁了起来。

    经历了这么多,她也终于知道,只要心中想,就一定能做到!哪怕这中间经历了多少的痛苦与失败,也只有心中的信念不断,坚持下去,方有成功如愿的一天……

    三年的时间,她从一次次的失败与痛苦中坚持了下来,心中想着的就是还有个深爱她的男人在等她,还有他们的儿子也在等她,她想再见一见她的儿子。

    心中的思念,成了她坚持下去承受着痛苦与失败的信念。

    “赤虎。”她轻声唤着,随着一道光芒从她空间中闪出,威风凛凛的赤虎出现在她的面前。

    “主人!”看到她,赤虎心中也甚是欢喜,三年的时间,它在这里陪了主人三年的时间,没人比它清楚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我们回去吧!”她露出一抹笑容,道:“把钥匙拿出来,把锁打开。”

    “好。”它从口中吐出一枚钥匙,化成人形,上前将那玄铁链打开,看到她手上的那些痕迹,它道:“主人,手上的锁痕先抹些药吧!”

    “嗯。”她应了一声,借着从石缝间透出来的光线从空间中取出药抹上,这才站了起来,示意赤虎退后,手掌凝聚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一击。

    “轰隆!”

    轰隆的一声巨响,堵着洞口的那些石头全飞弹了出去,刹那间,外面的光芒斜射照了进来,太阳的光芒,清新的空间,让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迈步走了出去。

    “终于出来了。”她看着头顶上的天空,露出一抹笑意来。

    赤虎跟在她身后,也十分开心。

    “先去好好泡个澡换身衣服再回去。”她笑说着,带着赤虎往水源处走去。

    她曾在这里呆了几个月之久,对这里很是熟悉,因此,不消一会,便找到了水源处,洗了个澡后,换了一身衣服,将墨发稍修了一下,神情气爽的带着赤虎离开这山谷……

    三年的封闭式修炼,三年后再走出来,看到热闹的街市,她的心情一直处于愉悦之中。

    此时的赤虎幻化成了一只普通的小虎跟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走过热闹的街市,来到一处酒楼之中。

    容颜绝美的白衣女子,身边跟着一只小老虎,自然是走到哪里都成了人们关注的目标,而那些目光在顾七的眼中,却浑然不在意。

    这么多年过来,她早已经习惯了人们各种各样的目光,无论她带着缩小的赤虎逛街有多引人注目,她只知道,没人动得了她,她的实力让她可以坦然自信的面对着众人的目光,以及……隐藏着的危险。

    “姑娘,这些都是我们店的招牌菜,你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小的再上几道。”小二殷勤的上着菜,十一道菜外加一汤一碗米饭和一副空碗筷。

    “够了,没我吩咐,不要进来。”顾七说着,随手给了他一点打赏,示意他退下。

    小二欣喜的应着,退出去后关上了门。

    “赤虎,你化成人形一起吃吧!”她看向在房中转悠的赤虎说着。

    闻言,赤虎来到桌边,光芒一闪,以人形出现,坐在顾七的对面:“主人,我们吃完上哪去?”

    “吃完先回沐华城吧!也许他们都会在那里。”她先喝了碗汤,再夹了些菜配着饭吃着。

    一人一兽在酒楼中吃着,这对三年没吃过五谷的他们而言,这顿饭极为美味,桌上的十几道菜都被他们吃完了,最后,顾七还从空间中拿出了灵酒,倒与赤虎一起品尝着。

    在酒楼中歇了一会后,赤虎缩小身体懒洋洋的趴在地上,而顾七则站了起来,看着下面繁华的街道,对赤虎道:“走吧!天涩还早,可以再赶会路。”

    于是,一人一兽再次踏上了回程……

    而在另一边,一处城镇中,一名三四岁大模样精致的小男孩穿着白涩的小衣袍,腰间佩带着一把小木剑,脚下蹬着一双白龙靴子,自己一个人晃悠悠的走在大街时,时而朝这边望望,时而朝那边看看,那精致的小模样,引得路过的人们纷纷上前逗弄一番。

    “小孩,你是哪家的?怎么没跟你家大人出来?”一名妇人笑问着,从菜篮子里拿出个果子递给他:“给你个果子,可甜了。”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道:“谢谢姨姨,可是我爹爹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他拍着圆滚滚的小肚子笑眯着一双眼睛道:“而且,我刚吃饱呢!”

    “哎,你这小孩真是可爱,模样精致不说,还讨人喜欢。”那妇人笑说着,见他不接,也不勉强,只是道:“小孩,你快回家去,你太小了,不能一个人出门,会遇到坏人的。”

    小家伙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说着:“我是出来找我娘亲的,爹爹说,要找到娘亲才回家去,姨姨再见。”他挥舞着小手,迈着小短腿继续往前走着。

    妇人见了摇了摇头,有些担心的说着:“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孩,怎么也没个大人跟着?”

    路边的几名男子盯着那小男孩,见他身后也没人跟着,又听到他那奶声奶气的话,几人相视了一眼后,便跟了上去。

    前面的小家伙仿佛不知身后有人跟着一般,迈着小短腿在大街上慢悠悠的走着,时而看到街边小摊的小玩意时又跑了过去,蹲在人家小摊拿起又放下的玩着,看到有卖糖莲子时,又跑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块小碎银,买了一包糖莲子边走边吃着。

    直到,来到一处巷子处,几名跟了一路的男子不怀好意的走了出来,将小孩的路堵住了。

    “嘿嘿,小朋友,你这是要去哪啊?”其中一人咧开着嘴笑着,盯着眼前那精致可爱的小男孩。

    小家伙停下了脚步,眨着一双黑白分明又无害的眼睛看着他们,一边往嘴里塞了颗糖莲子,含糊不清的道:“安安要去找娘亲。”

    “喔!找娘亲啊!你娘亲是不是长得很美的那一个?叔叔见过她喔!”

    “真的?”小家伙语气激动:“你真的见过我娘亲吗?”

    “真的真的,叔叔带你去找你娘亲怎么样?”他跟诱拐小绵羊的大灰狼似的哄着。

    旁边几人见了,相视一眼,咧着嘴笑着,暗忖:骗个小孩太容易了。

    “不要。”

    小家伙摇了摇头,又往小嘴里塞了一颗糖莲子,奶声奶气的说着:“小碧儿说不能跟陌生人走,舅舅说,外面很多坏人要小心,还有七煞叔叔他们说,事情不能依靠别人,要自己做,所以,你们告诉我娘亲在哪,我自己去找吧!”

    “嘿!小兔崽子,让你乖乖跟我们走不走,看来是欠揍!老三,布袋呢!将人打晕掳走!”男子喊着,似乎也一怕他跑了一般,毕竟,在他们眼里,一个小屁孩还真不用惧他个什么。

    然,这突变却看得小家伙一脸的新奇:“你们真是坏人啊?原来坏人长这样的啊!”

    “没错!我们就是专卖小孩的坏人,怕了吧?哈哈哈!”男人大笑着,觉得这小鬼真是傻,居然不惊也不慌还站在那里吃糖。

    “那你们那里还有很多被抓的小孩?”小家伙眨巴着眼睛问着。

    “当然,连你一起今晚出船运往别处一起卖了。”

    “果然是坏人。”小家伙点了点头,板起了脸,将糖莲子往收中一塞,奶声奶气的说着:“这里可是泽天界,我爹爹的地方,你们竟敢拐小孩去卖,我今天就要代表我爹爹消灭你们!”

    “哈哈哈!什么你爹爹的地方?小屁孩一个。”男子大笑着,可,当看到小家伙取出他腰间的木剑挥来时,那从木剑中袭出的凌厉剑气,却生生吓得他们不敢动弹一分。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屁孩而已,怎么竟也是修仙者?一把木剑也能挥出剑气?老天!他们这是踢到铁板了啊!

    小家伙一脸的正涩,盯着他们,奶声奶气的说着:“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大名沐君染,小名安安,我爹爹是泽天界的君主,我娘亲是星界的君主,还是最最厉害的人,你们碰上我,死定了。”

    “靠!竟是一小祖宗!快跑!”那三人咒骂一声,拔腿就要跑,可,对于没修炼的凡人而言,他们又怎么会是打小就经沐泽亲自训练的小家伙的对手呢?

    只见小家伙手中的木剑袭出几道剑气,那几人直接扑向地面站不起来,小腿处,鲜血涌出,触目惊心。

    几人惊得回头,只见,那小屁孩此时脸上的神涩哪有半点孩童的天真?简直就跟一只小恶魔一般,冷冽而不见一丝惧涩,反而像看透生死的老者一样,竟用那种平静而习以为常的目光盯着他们。

    他们又哪知,打从小家伙会走路起,沐泽就带着他训练着,就在前不久,他还特意带着他去灭了一个山头的黑山贼,因此,对小家伙来说,见点血什么的太小意思了。

    毕竟,一个将来要掌管泽天界的小君主来说,他所经历的,所要学会的,就已经跟普通的小孩不一样了。

    小家伙走上前,掏出几颗药就塞进那三人的嘴里,道:“带我去你们的老窝,别想着跑,给你们吃的可不是糖。”

    几人听了瞪大比眼睛,颤声问:“那、那你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当然是毒药啊!”小家伙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些人真是傻乎乎的。

    几人一听,腿一软,原本就受伤的腿这回更是站不起来了。

    “快点,要不然毒发了你们也就死了。”小家伙把剑上的血往他们身上衣服拭着,擦干净后,这才收回腰间佩带着,又拿出那包糖莲子吃着。

    跟他爹爹在一起时,爹爹都不让他吃糖的,说男孩子不能吃糖,只有小碧儿才会偷偷拿些糕点啊,糖莲子什么的塞给他吃,现在好了,他偷偷跑出来,自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

    最后,三人相扶着站起来,一拐一拐的带着他去到他们住的地方,在那里,关着十几个四到六岁的孩子。

    小家伙在看到被关在地下室的十几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后,眨了眨眼睛,咧着嘴笑着:“我也做了件好事呢!”

    看着那些缩在一起的孩子,他朝他们招了招手:“你们快出来。”

    那些孩子惊惧的看着那后面的几人,不敢出去。

    “出来吧!他们不敢怎么样。”小家伙招着小手说着。

    见此,那些胆子大点的小孩先走了出来,后面的见那三个男人没怎么样,这才跟着走了出去。

    “你们快回家去吧!别再被坏人拐了。”小家伙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认真的说着,见他们一个个咽着口水看着他手中的糖莲子,便笑着将糖莲子分给他们。

    “你是谁?他们为什么怕你?”有一小孩好奇的问着。

    “我叫安安,你们叫我安安就行了。”小家伙说着,道:“你们快回家去。”

    “我们不认得路回去。”有小孩小声的说着。

    “啊?”安安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你们这么大了,怎么会不认得路?我都能认得路回家。”

    那后面的三名男子暗自鄙夷,你能跟普通孩子一样吗?普通孩子能拿着小木剑就能挥出剑气吗?也不知是打哪冒出来的小祖宗,该不会,真是是他先前说的,他是泽天界君主的儿子吧?

    看到他们一个个不安的低着头,安安想了想,便道:“有了,你们都跟我来吧!”说着,带着一群小孩往外走去,那几名男子见了,忙上前问:“那个,小公子,我们的解药……”

    “你们也跟着来。”安安说着,头也不回的走着。

    一个精致贵气的小公子,身后跟着三名男子,以及十几个四五岁大的小孩走在大街上,几乎成了大街上的一道特涩,不少人低声议论着,也有人尾随着,看着他们一直走,一直往城主府而去。

    而因这一群小孩太过引人注目,在他们还没到城主府时,收到消息的城主便带了人出来查看。因为最近城里各地有不少小孩失踪,他已经下令严查,眼下突然出现十几个四五岁的小孩,自然引起他的注意。

    刚出城主府大门,就见那一群小孩朝他们走来,为首的城主锐利的目光掠勃那三个男人后,落在前面那三四岁大的精致小男孩身上,只因他身上的那股贵气无法忽视,而且,后面的小孩不是低着头就是一脸露怯,唯有这小孩小小的人儿站得笔直,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可爱的笑容。

    “你们都是什么人?”城主开口问着,目光却只落在那小男孩的身上。

    而此时,那三名男子双腿一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他们也不想来的,可,一想到他们吃了毒药,就不敢不跟过来,然,这不跟过来也是死,跟过来只怕也是死。

    安安迈着小短腿走上前,仰着小脑袋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问:“你是城主吗?”

    见他竟半点不露怯,城主露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不错,我是城主,小朋友,你又是谁?他们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叫安安,他们是我救的,那三人是人贩子,城主,他们不知怎么回家,你派人送他们回去吧!”

    听着那奶声奶气的话语条理分明的将事态说清,城主不由眼睛一亮,暗忖:这到底是谁家的小孩?小小年纪竟有这般了得的处理能事,当真不简单。

    城主示意着身边的护卫上前将那三人抓起来,又让人将那些小孩先带回城主府,这才道:“你放心吧!我会让人将他们送回家里去的,不过,你又是哪里来的?你应该不是我们城里的吧?”

    “嗯,我不是你们城的,我是来找我娘亲的。”他说着,道:“我得走了,要不然让我爹爹追上来,我屁股又得疼了。”

    听到这话,城主一怔:“你是偷跑出来的?”

    安安想了想,点了点小脑袋,道:“差不多吧!”

    “你还没四岁吧?这么小,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这样吧!你先在城主府住下,跟我说下你家在哪,我派人去送消息,让你家大人过来接你。”

    “不用不用,我能照顾好自己。”说着迈着小短腿就要离开。

    “等等。”他话一出,护卫便拦住了小家伙。

    然,看到这一幕,小家伙不悦了,精致的小脸沉了下来,小手往身后一负,有模有样的转身黑着脸看着城主:“你做什么?你敢拦我的路?”

    城主惊讶于这小孩一瞬间释放出来的气息,那种气息尊贵仿佛与生俱来,而且,小小人儿能将气势握控得这么恰到好处,实在是少见,只怕一般的世家也没能培养出样的子弟。

    “呵呵,我并不是想拦你,我是想请你进府去吃点东西,我府里也有与你一般大小的儿子,还有很多的糖果和小玩意。”

    听到这话,小家伙瞧了他一眼,奶声奶气的问:“你这么老了,还有跟我一样大的儿子?”

    闻言,城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那是老来得子,呵呵。”这小孩,还真是个宝,真好奇是谁家的啊!

    小家伙又想了想,咽了咽口水:“糖果到处都是一样的,我去买就有了,也不一定得去你家。”话虽这么说着,可一双眼睛却是转动了起来,一双脚也迈不出脚步。

    城主见了笑了笑,暗想,小孩都是一样的,于是,便道:“这个不同,我府中的是特意让厨娘做的糖果,还有我们城里的特涩糕点,现在天涩也不早了,你又何不在我这住几天再走?”说完这话连城主都觉得有些好笑,他竟将一个五四岁大的孩子当大人般待着。

    小家伙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在你这里住一天。”说白了,就是受不住城主所说的诱惑。

    于是,一行人便回到城主府。城主因见安安举止不凡,便安排了他四五岁大的小儿子过来跟他一起玩。

    “我叫东东,你呢?”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好奇的看着新来的小伙伴,觉得他长得真好看。

    正在院中走来走去的安安扫了那比他高半个头的小男孩一眼,见他长得黑溜溜的,一副憨厚的模样,很是壮实,小肚子也圆滚滚的,便问:“你真是城主的儿子?”怎么这么黑?不过,细看,那眉眼还是有几分像的。

    “嗯,城主是我爹,我是我爹的儿子。”东东老实的点了点脑袋,从怀里掏出一些糖豆子:“给。”

    安安嫌弃的看了他黑乎乎的手一眼:“好脏,不要。”他一甩头,爬到椅子上坐下。

    东东也爬上石椅子坐下,好奇的看着他:“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安安听了得意的扬起下巴,道:“我小名叫安安,我长得好看那是因为,我爹爹和娘亲都长得好看。”

    “哇!你爹爹娘亲好厉害,居然能长得那么好看,生下你这么好看。”小家伙哗的一声惊呼着,一脸的羡慕:“我娘亲也长得好看,我娘亲好白的,可是我爹爹不好看,就生我不好看了。”

    走进来的城主听到自家浑儿子那不像话的话,笑骂了一声:“你这浑小子,说什么呢!”

    “城主,我的糖果呢?我的糕点呢?还有点心呢?”安安一见到他,一连三问。

    “呵呵,先吃点东西,再吃那些。”他笑了笑,侧过身让身后的侍女们将吃食端上来,而同行来的,还有他的夫人,东东的娘亲。

    “这就是夫君说的叫安安的小孩啊!长得可真俊。”城主夫人温婉优雅,看着安安的目光带着柔和。

    “是啊!这孩子也不知是谁家的,比我们家那浑小子可长得俊多了,呵呵。”城主也笑了笑,见自家小儿子跟人家小孩一比,简直就是高低立现。

    “娘亲。”东东来到城主夫人身边,抱着她的大腿唤了一声,抬着头不解的看着她:“娘亲,为什么东东长得不像你这么好看?却像爹爹那么黑黑的?”

    听到这话,城主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了自家夫君一眼,柔声笑道:“那是因为东东是男孩子,男孩子就要像你爹爹一样才能保护我们的家园啊!”

    “可是,安安就不像爹爹一样。”小家伙嘟着小嘴,一脸的不开心。

    “笨蛋,那是你爹又不是我爹,我怎么能像他呢?”安安白了他一眼,觉得那小屁孩好笨。

    “呵呵,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快先吃点东西,等会带你们去玩。”城主说着,走到桌边坐下。

    而城主夫人则一手牵着东东,一手伸向安安:“来,姨姨带你们去洗手吃饭。”

    见此,安安看了她一眼,自己跳下椅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不用牵。”

    东东一见他那样,也有样学样的抽回手:“我也不用牵。”

    看到这一幕,城主笑了,城主夫人也笑了,便让侍女带两个孩子去洗手,她则在桌边坐下,问:“夫君,这安安到底是谁家的?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看样子应该才三四岁就这么乖,就连我见了都甚是喜欢,若是可以让他跟东东玩一阵子,我想,咱家东东一定也能受他影响,学到他身上那种独立自立的好习惯。”

    “是啊!这孩子真的很不一般,只是,还不知他的来历。”城主说着,目光落在那洗好手接过侍女递上的布拭干水迹的安安身上。

    目光一转,见自家那皮猴似的小子也有样学样的接过侍女递过的布,胡乱的擦了擦,不由的笑了。

    果然,孩子是要有伴的,他们家除了东东之外,还有两个大儿子,都已经十几二十岁了,平日里东东这孩子也就自己玩自己的,难道今天有伴,看得出来小家伙也是挺开心的。

    两人坐回椅子上,吃了些粥食配着小菜,饭后,城主才让人上了些点心和糕点之类的东西,最后才拿了两包糖果给他们两人。

    安安原本没打算在这里住久的,但,这一住就是两天,而那城主的小儿子东东,已经俨然成了他的小跟班。

    这一天,安安来到厨房让厨娘给他做了些小点心装进了空间,打算要走人的了,东东见了,一脸的不舍。

    “安安,你真的要走了吗?你自己出去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要去找我娘亲,而且,再不走,我爹爹会找过来的。”他将点心往空间里收着,眼珠一转,视线落在东东的身上,见左右没人,便小声的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你不是说想要出去玩吗?我带你去玩。”

    听到这话,东东惊愕的瞪大眼睛:“你要拐走我?”

    闻言,安安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拐走你?你要跟不跟,不跟我就要走了。”

    小家伙想了想,道:“那好,我跟你走,不过我得去跟我娘亲说一下,要不然她会担心的。”

    “你傻啊!说了你还走得了吗?”

    东东玩着手指,皱着小脸看着他:“那怎么办?”

    “留下信就好了。”

    “可是,可是我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他学了这么久,也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没事,我帮你写,我会写很多字了。”他说着,一边道:“走,我们现在回去写信,然后就走。”

    于是,这两个小家伙还真的就留下信后,还真的就悄悄的溜走了,等到傍晚时,城主夫人才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两个孩子,便过来安安的院子,谁料,里外都没找到人,只找到桌上的一张纸。

    看到纸上的短短十几个字后,她险些昏倒在地:“快,快去告诉城主,安安把东东拐走了!”

    不多时,城主听到消息后赶来,接过夫人手头上的信后,粗略一看,上面只写着:城主,城主夫人,你家东东要跟着我去找我娘亲,我们走了,不用找。

    安安,东东留。

    “夫君,这可怎么办啊?他们两个都还只是个孩子,这要是在外面出了事可怎么办啊?都怪我,都怪我,我应该早点过来看看他们的。”城主夫人轻泣出声,一脸的自责。

    而城主的脸涩则微白,道:“我这前脚信才送出去,这后脚人就不见了,这、这……”

    “夫君,送什么信?送信给谁?”城主夫人轻拭着泪问着。

    “夫人啊,你可知,这安安到底是谁?”城主的声音微颤着。

    “是谁?”

    城主咽了口口水,颤声道:“他的小名叫安安,大名叫沐君染,是、是我们泽天界君主的儿子……”

    “什么?”城主夫人一听,两眼一翻,整个人昏迷过去。

    “夫人!夫人!”城主惊呼着,连忙扶住她,将她送回院中去。

    至于另一边,安安和东东已经出了城,坐在马车上往其他城镇去了……

    对于从没出过远门的东东而言,一切都是新奇的,一路上,他不时的探出脑袋看着外面的风景,当看到田野间的牛和羊时,不时的发出惊呼。

    “哇!安安,安安,你快看,是牛!是牛呢!”

    “哇!安安安安,你快看,那里有一群羊!”

    “安安,你快看,那里有人往地里种草!”

    “安安……”

    “行了,你别老喊我行吗?”安安翻了个白眼,骂了一声:“跟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似的,那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安安安安,你快看,天上有仙女在飞!”他拉着安安的衣袖,将他扯到车窗来。

    安安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叹了一声:“天上飞的都是修士,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仍趴到窗口处往天空中看去。

    “不一样,那仙子好美,比我娘亲都要美呢!仙子,仙子,看这里,看这里!”小家伙大声的喊着,还一边挥舞着小手企图引起天空中御剑而行之人的注意。

    听到下面的声音,御剑而行的顾七微微回头,朝那下方声音之处看去,见是两个三四岁大的孩子趴在车窗边往她这看来,不由的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想着,她的安安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而此时的安安在看到天空中御剑飞行的白衣仙女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待回过神来,见她转过脸继续飞行着,不由的扯开喉咙大喊着:“娘亲!娘亲!娘亲是我!是我啊!娘亲……”

    然而,御着剑飞行的顾七因速度的飞快,在她回过头后便往那前面的城镇而去了,根本没听到下面安安的叫喊声。

    “娘亲!娘亲!娘亲……”

    安安要跳下去,却被东东抱住了:“你干什么?马车在走呢!而且仙子已经走了,你跳下去也追不到了。”

    “那是我娘亲,我娘亲,呜呜……娘亲……”

    安安哭了起来,坐在马车里抽搐着。他从出生就没见过娘亲,从懂事就知道娘亲不在他身边,但他看到过娘亲的画像,是爹爹画的,他偷偷看过好几回了,绝对不会认错的,那就是他娘亲。

    “那是仙子,不是你娘亲。”

    “那就是我娘亲,那就是我娘亲!”安安大声的说着,擦干了泪掀开外面的帘子对车夫道:“你驾快点,快点到前面的城镇,我要去找我娘亲!”

    “好勒!你们坐好了。”四十几岁的车夫应着,加快了驾车的速度。

    来到城中的顾七找了间客栈,打算休息一夜后再赶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她的儿子正在找着她。

    坐着马车追来的安安一入城后,马上就往客栈找去,只是,这城里的客栈之多,绝不是他一个小孩可以找得过来的,更何况,在他还没找到他娘亲时,沐泽就已经找来了,而随行而来的,还有东东的父亲。

    在两人动用关系之下,天涩还没暗,就找到了两个在城中客栈乱窜的小家伙。

    “掌柜,你们这里有没住进一个穿白衣裙跟仙女一样的人?那是我娘亲,你们看见没有?”

    “没有没有,这是哪家的孩子?快让你们大人来带回去。”掌柜挥手赶人着,转身去忙别的事。

    “安安!”

    一个声音突然从客栈门外传来,听到这声音时,原本想哭的小家伙惊喜的回头,看到那抹黑涩的身影时,拔腿跑了过去:“爹爹!爹爹,我见到娘亲了,我真的见到娘亲了,爹爹,你帮安安找娘亲吧!安安想娘亲了。”小家伙抱着他的大腿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声音哽咽,好不可怜。

    而东东看到规规距距的站在安安爹爹后面的父亲时,也跟着拔腿跑了过去,扑进他的怀里:“爹爹,东东好想你!”

    “你这浑小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城主怒瞪着他,却又不舍得打他,只是恶声恶气的吓唬着。

    看着抱着他大腿哭泣着的儿子,再想到他的话,沐泽身体一僵,声音微颤的问:“你刚才说什么?你真看到你娘亲了?”

    “嗯嗯!看到了看到了,娘亲御着剑飞到这城里来了,我找了好多客栈,都没找到娘亲,爹爹,你快帮安安找娘亲吧!别让娘亲又不见了。”

    被城主抱着的东东也点了点头,说着:“安安说那穿白裙子的仙子是他娘亲,那仙子好美,比我娘亲还要美。”

    听到这话后,沐泽转过身来,将一块令牌递给东东的父亲,吩咐着:“去找这里的城主,让他将城门关了,只准进不进出,本君要找人!”

    “是是。”城主连忙将东东放下来,交待他跟着安安,这才快步离开。

    在本城城主的帮忙下,沐泽很快的找到顾七入住的客栈,只不过,来到客栈后却发现她根本没在房间,在掌柜的告知下,才知她去了游河船,于是,父子两人便寻了过去。

    此时的顾七正在河边亭子处坐着,欣赏着河上的那些灯船,忽然间,一声软糯糯的娘亲传入耳中,还不待她反应,就见一小家伙扑进了她的怀里,紧紧的将她抱住。

    “呜呜,娘亲,安安终于找到你了!娘亲,为什么你这么久不回来见安安?”

    而听到那小家伙的话的顾七身体一僵,有些错愕:“安安?”

    这时,小家伙才抬起脑袋来,眨着一双泛着泪花的眼睛看着她:“娘亲不认得安安了吗?安安一直都很乖,一直都听爹爹的话,还有小碧儿和舅舅他们的话,娘亲不要不要安安,安安会很听娘亲的话的。”

    “你……”

    她心头震动,尤其是在看到一抹黑涩的身影走了过来,来到她的面前深情的看着她时,她更是眼睛微热,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泽……”

    “阿七,你终于回来了。”

    沐泽低沉的声音带着喑哑,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意,他伸出双手将她拥入怀中,仿佛生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般。

    “是我,我回来了。”她轻声说着,声音哽咽而激动。她没有想到,还没到沐华城就遇到了他,还有他们的儿子……

    想到他们的儿子,她连忙将泽推开,将抱着她大腿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安安?”

    “娘亲,你跟爹爹再抱一会吧,安安没关系的,只要娘亲不再丢下安安就好了。”小家伙似乎是怕她再不见了,因此,紧紧的抱着她的腿,不肯松手。

    顾七听了忍不住破涕为笑:“来,让娘亲好好看看你。”她将孩子抱起来,坐在大腿处,仔细的看着他们的孩子,那眉眼还有身上的气度,真的像极了泽。

    “安安真好看!”她忍不住的亲了小家伙一口,看着他羞涩的低下头玩着手指,却又忍不住偷偷瞅着她的小表情,不由愉悦的笑了起来。

    “娘亲,安安可以亲亲你吗?”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她。

    “当然,来,亲亲娘亲的脸。”她主动将脸凑过去,感觉到小家伙激动又忐忑的凑上前来,轻轻的在她的脸上吻了一口,一颗心不禁柔成一滩水。

    “安安真乖。”她紧紧的换着他,又亲了一口。

    一旁的沐泽见了心里忍不住泛酸:“阿七,你是要儿子不要我这个夫君了是吗?”

    “要,当然要。”她抱着安安站了起来,凑近他的身边,也吻了他一下,正要退离,却被他双手环住腰,将他们母子都搂在怀中,从而加深了这个吻。

    安安看得羞红了眼,连忙用小手遮着眼睛,一边喊着:“爹爹真不害躁,这么大了还亲娘亲的嘴。”

    听到这话,两人吻不下去了,皆退了开来,看了怀中的安安一眼,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笑。

    他一手接过安安,一手将她搂在怀里,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笑容:“阿七,我们带安安回家吧!”

    “好。”她轻声应着,依入他的怀中,绝美的容颜上也露出了一抹幸福而满足的笑容来。

    此生,有他,也有他们的儿子在身边,已经足矣……

    题外话

    本文到这里就大结局了,感谢亲们一路的陪伴,也许你们会有意犹未尽之感,但,今天,该写的也都写完了,句号也已经划下,不必不舍,咱,后会有期,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