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知道你在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2018小说网
2018小说网 书库 玄幻魔法 兽宠小娇妻 117 老婆,我来了

117 老婆,我来了

小说:兽宠小娇妻| 作者:妖絮| 类别:玄幻魔法

    每当这个时候,西奥的心里是最开心的,因为在外人的眼里,都觉得他和小雅是天生一对,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鼓励(矮油,乃个傻小子,别人这么说说,乃就信啦!表这么天真撒?奥奥满不在乎的哼哼一声:乃懂什么?这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滴)

    这不,一直喜欢逍以在的狐族二王子,活了几百年也没有对什么事物上心过,可他现在居然也开始粘人了,而且还很执着的去做一件事,就算屡战屡败,他也毫不气馁

    说实话,他很喜欢濮小雅,不光是因为她救了自己的哥哥,更重要的是,他和她在英国相处的那段时间里,他被她的性格所吸引,感觉她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女孩子(真滴么?真滴那么有吸引力么?某絮咋就看不出呢?奥奥道:乃是凡夫俗子,怎么能看出她滴好来?)

    西奥三分痞态七分认真的说:“你看,我们真的很配哦!他们都这么觉得呢!”说完,一只手臂已经很自然的搭在了某人的细腰上

    濮小雅顺势低眼瞟了一下自己腰间的那只温暖大手,又看了一眼眉飞色舞的西奥,见他喜滋滋的,也没有很直接的去打击他,反正她都说了n+n遍了,立场那是相当的坚决,除了小天天以外,她是不会再喜欢别人的,不过身边的男人很单纯,又没有什么坏心眼,和他做个朋友也不是坏事,至少他比煜修那只狐狸好相处多了

    虽然某人是不介意腰际多了一只狐狸爪子啦,可是她的四个儿子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几兄弟一致翻了翻白眼,小脸上明显有了不高兴,还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仰头看着濮小雅,说:“妈妈,走不动了,要抱抱!”

    濮小雅低头与他们对视,先不说他们才从车里走出来不到一分钟,就算真的要抱他们,她才一双手,顶多抱两个,后面再背一个,最后还是会剩下一个(嗷呜,谁让乃一下子生那么多的?少生一个不就了事了么?某人转眼变成了咆哮帝,大吼起来:乃个傻逼絮,生孩子的事是偶一个人能控制的么?乃动不动脑子滴)

    “你们乖,再坚持一会好不好?马上就到里面的餐厅了,我们进去以后就能休息啦”濮小雅弯腰摸了摸东东的头顶,消他这个当大哥的可以给弟弟们树立一个好榜样

    “呜呜,走不动喽”四兄弟又同心同力的低唔,小眉头一皱,还真是令人心疼了呢!

    某人妥协了,正准备先抱起两个小的来

    就在这时,她身边的男人发挥了绅士风度,也弯下挺拔的身体,笑的温和道:“不如让叔叔来抱吧,你们妈妈这么瘦,现在是抱不动你们四个了!”

    四兄弟在心里齐声哼哼,本来也没打算真的让他们的妈妈抱,只不过刚才他们看不惯那只咸猪手罢了

    “嗯嗯!”四兄弟点了点脑袋,看似天真无邪的微笑,其实也是别有用心的

    西奥平时对世事漠不关心,可这不代表他没有大脑,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狐族的王室成员,狐狸的狡黠可是与生俱来的,眼下要他一个大叔级别的男人来对付几只刚刚才学会走路的小狼崽,还真的有点以大欺小的感觉呢(切,神马叫有点?本就是了好不好)

    于是,西奥一手抱起了东东和小北,再背起了一个小西西,剩下一个火爆崽小南给濮小雅

    本来他们六人一同出行已经很惹眼了,现在他们两个大人抱起了四个正太小恶魔,就越发显得引人注目了!

    濮小雅抱着长肉不少的二儿子,一边走一边说:“南南,最近又长胖了呢!以后再长大一点,妈妈就真的抱不动你了!”

    火爆崽的性格还是和在狼族的时候一样奇怪,就算来了现代两年,接触了很多人,他依旧不喜欢被濮小雅以外的人碰,谁要是不识趣的来摸摸他的脑袋,或者找死行径的捏捏他帅气脸蛋,他一定把对方往死里整(哇塞,乃还真凶猛)

    “么么!等我长大了,南南抱妈妈!”小南亲了亲某人光洁的侧脸,一双肉呼呼的手臂环着她的脖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哈哈,真的吗?”濮小雅高兴了,现在就算先听着,她都已经甜在了心里

    其他三只小狼崽也不甘示弱,立马说道:“我也是妈妈,我也是哦!”

    “哈哈哈哈你们真乖!”濮小雅真是被逗乐了,哪怕现在有一百个帅哥集体来向她表白,也都比不上他们四个小东西刚才的一翻甜言蜜语!

    西奥看看臂膀里的两个小家伙,再看看笑的灿烂的濮小雅,被她的微笑给迷住了

    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最幸福的一家子了,看着这对年轻的爸爸妈妈带着四个萌到翻边的儿子,真是越看越觉得他们好福气,好令人羡慕呢!

    一顿晚餐下来,他们六个人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不管大大小鞋还是老老少少,全都被他们秒杀干净,差一点连餐厅的大门都走不出来

    一翻折腾以后,西奥送他们回家都已经快八点了

    等到这只超亮电灯泡离开之后,四只小恶魔便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博得美人的欢心

    “妈妈,洗澡喽洗澡喽”四兄弟一早就准备好了,怀里捧着专属于自己的睡衣站在她的面前,小脸上满是期待,就连眼神都闪着亮晶晶的光彩

    “知道了,妈妈这就去放水!”濮小雅柔声应道,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要睡了

    四兄弟每天最快乐的时间就是在这个时候了,因为他们可以和某人亲密接触,又还不会被别人打扰

    一转眼,他们已经自己剥了身上的衣服,由于太兴奋了,屁股后面的那条小尾巴又露出来了,一个个如同小鸭子似的,扑通扑通的跳到了浴缸里

    濮小雅知道他们喜欢水,所以浴室是找人专门设计的,类似一个小型游泳池一样,足够他们四兄弟在里面嬉戏玩耍的了

    小家伙们一下水就喜欢来一个热身运动,潜入水里以后再浮出来,等到全身都湿透了以后,他们就齐声嚷嚷着:“妈妈妈妈,快来呀!”

    濮小雅勾着微笑,从浴室里的镜子上看了他们一眼,“知道啦,你们先洗吧”

    四兄弟听话的点点脑袋,开始相互帮忙,你帮我搓搓背,我帮你揉揉肩,欢声笑语在浴室里响着

    濮小雅卸完妆以后也下水了,她一来,这里就更热闹了

    这边,某人在现代过得也算衣食无忧了,开花店,住洋房,身边还有四个天赋异禀的儿子陪着她,如果要问她哪来这么多的钱,那就是用肺讲话了不是,好歹人家现在身怀法术呢!

    而在魔界,孤独一人留在这里的袭天就显得比她凄凉得多了,每天在思念中度日,原本英俊帅气的狼族之王,出门绝对秒杀菲林无数的霸气男人,现在却憔悴了好多(呼呼,好心疼呢)

    某狼天天在等,天天在盼,终于把他们的魔皇给等回来了!

    眼下,天幕昏暗,整个魔界只有灵珑彩池在绽放着斑斓之光,从魔宫上空直射出来!

    统领整个魔族的至高王者已经归来,一直神秘如暗夜黑纱的男人,如今因为魔界动荡而被召唤了回来

    魔宫

    在这里,每个族类王者的王袍都是黑色的,不同的是,他们袍身上的图纹将是各不相同的

    如果是狼族,那袭天的王袍上就会绣上白狼图;如果是狐族,那毫无疑问,上面就会绣上白狐;而若是蛇族,那便是一条盘身而上的花斑莽

    这些男人平日不管出现在哪个地方,全都是鹤立鸡群,绝对的抢眼夺目,可是如今齐聚一堂,最最惹眼的却是他们的魔皇!

    这个男人统领魔界已有万年之久,一直都是令魔族上下敬仰及惧怕的王者,可是在他成为魔皇之后,他在魔界的时间总共加起来却没有一百年,原因是他要穿梭各个空间,寻找他挚爱女人的破碎元神,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拼凑完整令其重生!

    现在,他却因为三族纠纷的事情被迫暂缓寻找元神,这对他来说,简直不可原谅!

    魔皇坐在宝座上,悬梯一同有九十九层,从下往上看去,至尊容颜没有半点起伏的神情,一双眸子璀璨夺目,也不分清瞳仁是什么颜色的,只是在里面,却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摄魂夺魄的王者霸气,令总是受族人膜拜的族王都畏惧的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颅!

    “尔等身为族中统帅,竟然管理不好族中之事,令魔界动荡,可知罪?”魔皇平声问道,醇厚的嗓音从上空飘来,在看不见尽头的大殿内清晰回响

    各族之王颔首,面色微凝,回道:“皇上恕罪!”

    其实这次纠纷只关乎狼族狐族和月族,不过现在魔皇却召唤了所有族中之王,看得出他是要杀一儆百,给其他族王提个醒

    魔皇睨视他们,视线落在这次受害者的身上,唤道:“袭天!”

    闻声,狼王向前一步,单膝跪下,低头应道:“在!”(矮油,表这么严肃好不好?感觉气氛好紧张哦)

    “此事皆因你狼族狼眼石而起,你说,你想如何处理?”魔皇这么问他,强势的压迫感令人至始至终都不能随意的抬起头来

    袭天拧着眉心,低头,却不卑亢的回道:“臣只想找回妻儿,与其团聚!”

    魔皇早已了然,现在听他亲口说出来,也是神色冷漠,目光转向狐族的代表,又问:“然莫,你狐族眩光已散,又准备如何?”

    被点名的男人是煜修的父亲,也就是上一届的老狐王,不过身上没有了眩光,也称不上是王了

    “吾儿无辜丧命,真正的凶手却至今逍遥,请皇上为狐族讨回公道,严惩月族!”然莫也跪在了袭天的身边低头说着,相比狼族对月族的敌意,狐族来的要更深(那是当然的喽,他们都以为修修挂了呗~)

    魔皇听在耳里,轻搭在椅把上的手动了一下,袖袍也跟着晃动了几下,薄唇开启又道:“月族乃是半仙族类,非魔界,也非仙界今日他们犯下大错,非但毫无悔意,竟敢还与仙界有所联系,妄想借助对方来与魔界对抗!”

    “皇上息怒!”众王启呼,为月族里面的所有族人捏了一把冷汗,但没有人会去同情他们,谁让他们如此大胆,破坏魔界和平不说,还与他们的死对头勾搭上了,真是自寻死路!

    “朕早已定下法则,谁若违抗,毕将遭受灭族之刑!”魔皇依旧是刚才的语调,平稳而寒冽!

    众王不语,却将脑袋低下了几分

    就在这时,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块像是屏幕一样的透明薄纱,上面出现了画面!

    大家都抬起了头来,看着月族正在遭受魔火酷刑的惩罚,一旦被那种幽蓝色的火焰碰到,就会立即在物件上焚烧自燃起来,可是又不会很快化为灰烬!

    哀叫声连连响彻夜幕,画面上,不管老幼,只要是月族的成员,全都难逃此劫!

    袭天的眼神暗了下来,不光是他,就连刚才说要严惩月族的老狐王都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忍心看了,毕竟这样的惩番太广,殃及池鱼!

    魔皇却一如刚才,袖袍一挥,画面消失了,瞬间,在袭天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名银发男子

    “皇上恕罪!”被捆绑住的男人俯首在地,低沉的呼声传了口

    众王自然认识此人,他就是月族的族长,也就是明月明珠的父王!

    “如今月族毁于你手,好有话要说吗?”魔皇问他,至始至终他都只有一个表情,面色如霜,眼锋如刃,静坐在那里都感觉气场强大无比

    “皇上,臣也是被逼的!眼看灵泉的泉眼快要枯竭,臣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让月族毁于一旦,这才会设计想要盗取狼眼石!”月族族长叩首回道

    “事到如今,你还不敢欺瞒朕!”魔皇眼眸一蹙,弹指之间,月族族长的身上已经燃气了幽蓝火焰!

    “啊”惨叫声响起,一张平滑的脸孔顿时扭曲起来,大叫:“皇上皇上饶命”

    魔皇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听叛徒多言一句,冷冷道:“死不足惜!”

    他的话声还没有消失,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在月族族长的身上不停的响着,下一秒,他的身体就消失了在了众人的眼前

    众王已经全都明白了,这月族族长是有心与仙界勾结的,妄想成为仙族的成员,只可惜,他的算盘打得再精明,也无法瞒过他们的魔皇!

    “皇上,臣的妻儿如今下落不明,恳请皇上明示,让臣与妻儿早日相聚!”袭天再次乞求,伟岸的身躯就算跪在那里,属于他的高贵气质都不曾减少半分

    “五年之后,你自会见到他们”魔皇回道

    闻言,袭天立即抬起了头,说:“皇上,臣想尽快找到他们!”

    五年对他来说太长了,他现在连一天都是煎熬了

    魔皇睨视他,只是说:“你眩光尚未恢复,岂能起开狼族?”

    袭天管不了那么多了,直视那双璀璨夺目的眼睛,说“若是能让臣与妻儿团结,就算放弃狼族,臣也甘愿!”

    “放肆!”魔皇厉喝一声,掷地有声,令众王全都旋紧了心房!

    袭天不惧,接着道:“臣愿意毁掉最后一层眩光,退去狼王之位,恳求皇上能让臣与妻儿团聚!”

    众王也跪了下来,一起为袭天求道:“恳请皇上能如袭天所愿,让他与妻儿团聚”

    魔皇淡淡扫视他们一眼,嘴角隐现一抹弧度他欣赏有胆量的人,更看重有情有义的人!

    “尔等都起身吧!”魔皇启口道,刚才不过是在试探袭天

    众王起身,但袭天依旧跪着,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的意思

    “你的妻儿如今身在自己的故乡,你若想去,就去吧!”魔皇应道

    袭天眼神一怔,随即叩首谢道:“谢皇上成全!”

    众王也都为他感到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世间最美好的事了!

    袭天都没有回狼族,在魔皇的帮助下,他已经被送到了濮小雅所住的地方!

    四只狼崽似乎感觉到了魔界发生了什么变化,正在睡梦中的他们居然在同一时间内睁开了眼睛

    四兄弟都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还一致看了看濮小雅,见她睡得很香,也没有吵醒她,措手搓脚的爬下了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