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知道你在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2018小说网
2018小说网 书库 武侠修真 空间小农女 第686章 (最终回)人多热闹

第686章 (最终回)人多热闹

小说:空间小农女| 作者:夏日轻雪| 类别:武侠修真

    潘妈妈头疼不已地上前来,失败哇,这就是自己都出来的人,拿毒针射长辈,哥哥父亲爷爷全给放翻掉了,还把人射在自己女婿的府里,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潘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贤王。

    贤王爷这才恍然大悟般地,把自己腰带上的一个锦囊解了下来,飞快地递到了青妈妈手里,这可是她做的东西,她了解用什么药,青妈妈自然没说什么,当即接了过来,翻捡出解药出来,叫人端过水来,给晕倒的主子把药送下,这才把这个场子给圆了下去,当然了,谁也不知道,那闲极无聊的白老大,把贤王府这一幕第一时间送到了乾元帝的桌子上去了!

    “真的假的,一屋子人那高家丫头一把针都给撂翻了?”皇帝陛下的样子那是受惊不小。

    白老大有点拿不定主意,这是要怎么接,都说这圣心难测,可也不能如此难为人嘛,本来是八卦一下,君臣同乐一翻,可听着圣上的口气不对,怎么还有点在告密的意思了,陷害好友的前奏?要知道这撂倒的人里面可是有个亲王的,当然了,那动手的位分也不差什么。

    “圣上,全翻了!”事已至此,白老大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报料。

    “那死小子也翻了?”皇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突然来的转变,让白老大更加觉得天威很是变幻无常。

    “没翻!”

    “为什么?”那失望的口气根本不像是个皇上,更不像那端木家掌权的,完全就是那唯恐天下不乱的端木家的三爷!

    “他丈母娘没射他啊!”白老大觉得怎么这么明显的事情皇上都想不过味来,没被射,自然就不翻嘛。

    “这高家丫头历来就是个外向的。今天怎么不射那死小子一下!”皇帝摸着自己的肥肚子,颇为不平地说道。

    “好像这次也不怪公主,是那几个太过份了,这哪有一上来就寻着主人打的,再说了,我听着好像那个潘嬷嬷喊了一嗓子,那话里的意思是贤王妃有喜了的意思。”白老大摸着下巴做回忆状!

    “你说什么?”正笑得开心的皇帝猛然站住了。

    “听那潘妈妈喊了一句姑娘有身子了。有身子是有喜吧?圣上?”白老大有点云里雾里的反问道。

    “回家问你娘子去。蠢货!”皇上把白老大的第一个蠢货评语亲自送出去,撩起衣袍就闪了出去了,

    “来人。来人,便服出宫,快拿朕的便服来,朕要出宫了!”

    “圣上。圣上,这个…龙辇…来不及圣上还有侍卫”李公公惊骇的声音响在空空的殿堂里。皇上的人影早已不见了。

    人性中八卦因子是很多人都具备的,宫里,另一个地方,自然也有人八卦。也有人讨好自己的主子,皇上奔出宫去后,不过一刻。宫里就匆匆跑出去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太监。当然了,这个小太监却不知道。一个灰色衣衫的大汉,远远的跟在他的身后,他进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屋子,放飞了一只鸽子,然后又匆匆回了宫,这人又陪着他回了宫里,亲眼看着他交了差,然后,自己又隐回藏身之处去了。

    那飞出去的小鸽子,真的非常不幸,随着一声嘹亮的鹰啼,当即就收了翅膀,吓得坠了地,大白急速下沉,迅速就叼住了这个可怜的小鸟转身隐没入一处院落里,不久之后,逃得一条小命的小鸽子又升上空中,这次没有死对头在半空里拦路,它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很好,不要小瞧小人物嘛,不管是小太监还是小鸽子都顺利完成了任务

    而在贤王府里,青妈妈的药送进肚子里后,很快,都醒了过来,高小姐产后依然有点肥,而且这才给范谦和同志添了个儿子,那腰板真是笔直的,可这会儿,包括范谦和一起,两夫妻有难同当都跪在了大堂中间了。

    “娘亲,要不,等祖姥爷醒来了,咱们再跪着请罪好不?”

    “玥儿,你现在身子可不许乱动,快坐着去,娘的事情娘自己会处理,王爷,快把玥儿扶起身来!”

    “岳母,若不然您且起身,等”

    “等你们商量好了通同一气,来骗老夫是吧!玥儿为什么不能动,做个王妃,就把她管得死板板的,这管得没个笑模样,跟那些寻常人家的女子一样,你们就开心了?”

    “玥丫头,过来,这王妃做得不开心的话,咱们就不做了,有什么了不起!”

    这句话显然打击面有点大,不提坐在上面的老贤王妃,就那个正在准备替自己岳母圆场的贤王都有点哭笑不得了。这老祖宗。

    玉玥话头是不敢接的,当下准备乖乖地走过去,摆正自己的立场,不过,玉玥还是明白的,当下对着娘亲同爹爹抱歉的笑了笑,再冲着贤王伸了伸舌头,准备去高老祖处坐下。潘妈妈可不管你谁,当下走出来,伸手就扶住玉玥,实在是这里铺着长长的羊毛地毯,玉玥身上的裙摆又长,若是摔了,那就真是悲剧了。

    高老元帅看着这个忠心的老奴,这时候冲出来扶着玉玥,当然了,玉玥自然是不愿意的,扭着小腰就要挣脱,像什么话嘛,自己真是纸糊的?当着各位长辈的面,不好摆谱嘛,

    “玥儿小心,”

    “小心”

    “潘妈妈扶定了!”

    惊天的叫声不是出自一人之口,高老元帅正待要再开腔,那走进来的一直黑着脸的定王爷一把伸手拉住了他。

    “老叔,这不对哇!”

    “什么不对?”高老元帅嘴巴说着,其实也觉得不对了,这些人都太反常了,特别是贤王,以前他对玉玥的态度可不是这样。那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个度,在这个度里,这丫头上房揭瓦,下河捉鱼都是可行的,那可是淘得没边了,不可能这一下子恨不得把她装在腰包里。一动不准动的。这果然有点过接下来进来的高家三舅舅,还有高姥爷等人,斜眼看着高小姐。心里寻思着要怎么办,再斜眼看着玉玥这边发生的事情,都在寻思这是怎么回事。先问哪一个?

    其实,不用操心。很多事情都有一定之数,这时候。白老大追着皇上已经来到了贤王府,熟门熟路的直接赶到了最热闹的所在的皇上自己就进了客厅,一点架子也无啊。

    “皇上驾到”白老大身兼多职,这报信的任务也兼了。

    屋里一下就紧张起来。怎么着也得起来行礼吧,然而,这位平易近人的皇上挥舞着自己的大手。一边径直走到了玉玥身边去,一边说着。

    “免礼,免礼,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用了,那小丫头,过来、过来,你是不是有有小贤王了?”

    话出口了,皇上才发觉不怎么好问,只好换个说法。

    &nb

    sp  “什么小贤王?”玉玥一头雾水,看着眼前的皇上,再看看自己的贤王相公。这人不是小贤王,难不成还是大贤王,要知道贤王爷的辈分在同龄人中算是小的了。

    “他么?”玉玥拿手指着贤王,对着皇上说道。

    “对啊,他的儿子,你是不是有他的儿子了?”皇上对于有人蜜月变蜜年还是心有不忿,并不愿意提起这个人的名号。

    “没有”玉玥当即否认,有孕这种事情,玉玥见得多了,那是一个个吐得天晕地暗的,还有要几个月不见红,自己仿佛是玉玥心里面自然的去算自己的生理期,这一算自然有问题了,马上惊疑不定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贤王,再看看潘妈妈,终于,一切都有了答案,自己有了孩子,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简直是想尖叫

    “没有?”皇上当下转头盯着白老大,怒吼道:“你敢欺君?”

    “圣上,臣只是问你,说这有身子了是不是有喜了”

    “什么话?”

    “你说谁说的?”

    “谁说的?”

    高家几位加上范谦和都大叫起来这小子在客厅门口神龙一现就没了踪迹,几位正忙,并不准备找他麻烦,可他居然听到这么关键的话,真是

    白老大双手不够用了,只好拿双手指着那个正做扶人状的潘妈妈,然后一手指着已经惊呆了的玉玥处。

    一时间,贤王家的堂屋子里乱成一团,各说各话,老贤王妃安适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得更加舒服,把自己妥妥的靠着椅背,然后对着吴嬷嬷说道:

    “早跟你说过,人多过起日子来就是热闹,看到了没?多开心啊,我盼着这一天,盼了很久啦!”

    吴嬷嬷笑着替她把桌前的茶水添满,奉到她的面前一边讨好地说道:“还是老祖宗你有眼光!”

    老贤王妃接过来,抿了一口,笑着看着乱成一团的场内,两人都绝口不提,眼前热闹的人们全来自贤王妃的娘家!当然了,端木家也是主力军来的,现在吵得最凶的就是老定王!因为这事情瞒谁也不能瞒了自己嘛!自己不管是由前家论还是后家论都是重要亲戚

    贤王爷却瞅着白老大的一身便服,漫不经心地说道:“看起来,你这闲得很麻,居然盯起我的梢来了?”

    “误会,误会,我也是凑巧,刚来府上讨酒喝时,碰巧听到的,你问门上的兄弟,我绝对是走正门进来的”白老大后悔不已,唉,自己也真是太八卦了!这可怎么好下台阶啊。

    说时迟,那时快,恰恰这时候,屋顶上的轻响引起来少数能乱中取静的人的注意,吵嚷的人越发的大声,然后,门窗暴开,玉玥立身之处,被各种暗箭及牛毛针射成刺猬状,而好几个正在吵嘴的人却已然翻身出去,跃上了楼顶。玉玥同她的嬷嬷们已然不在厅里,也就是说,那些箭没有射中玉玥,这丫头的武功还进步了?圣上惊疑不定的四处一寻,这丫头居然在那放在墙角的软榻坐着。两眼看着客厅中央的人飞进飞出的,兴奋得很。那几位忠心的嬷嬷将她护在中间。这个功劳,皇上想当然的记在了青妈妈的头上。

    而被自己丫头护在中间的老贤王妃突然间觉得这人多也不全是好事情啊。玉玥兴奋期不长,很快就带着青妈妈等人移动到了老贤王妃的边上,

    “老祖宗别怕,他们能搞定!”对于玉玥的安抚,老王妃欣然收下了。这丫头真是贴心。当下拉着她坐在自己边上。

    “你就安生坐着吧。可别有什么闪失!身子可有什么不妥?”什么风浪没有见过的老贤王妃并不惊慌。

    “谢老祖宗关心,没有什么问题!”

    玉玥坚信自己不会有所失,屋顶上来了不速之客。也是她第一个发现的,嘿嘿,谁能知道她居然有一项超凡的能力呢?贤王也在她的提示下提前感觉到危险的临近。飞身闪进了空间的玉玥带着嬷嬷们脱离危险后,又跑了出来在相对安全的地方呆着。毕竟这屋子里有外人在,空间的存在不能暴露。这是贤王爷前几个月就跟她约好的方法,还拉着她练习过几次,所以,翻上屋顶的贤王并不担心玉玥会处在危险中。放开手脚把自己相中很久的目标捉了下来!

    事情来得快。结束得也很快,因为有了皇上这位不速之客,这次的事件就升级了。完全让贤王喜上眉梢,很好。这叫什么,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刺杀亲王同刺杀皇帝能是一样的罪么?

    皇上却很郁闷,自己不过是一次偶然性情所至的出宫,虽说没有带着护卫前来,可陪在身边的白老大那是一个顶十个的高手,跟着护卫、太监们也都追着来了,不过是自己走得快了一点,其实自己这次出宫就是自己都没有料到,为什么会有杀手追着来?如果是别人家的杀手也就算了,这杀手却是金家的,那就真是说不过去了。

    金家不可能杀自己人,这杀玉玥的说法完全不成立,只能是杀自己,只有自己早死,那十七皇子才能顺利登基!也只有皇后知道,自己前两月,已经暗里写下了立太子的圣旨,只待吉日公布!皇上很悲哀,枕边人

    皇后很无语,再一次对那位妹妹恨之入骨,活着的时候,什么都抢不说了,就算人死了,还能够害自己于不利的地位!这叫什么?孽缘?

    一个月后,十七皇子病发身故

    皇子身故十天后,皇后哀伤过度,自杀身亡,后宫里的女人,活着并不容易,其实想死也是艰难,不管你是什么品位,自戗之罪必会株连母族,于是,金皇后家全家获罪,充军漠北

    工部侍郎前去送行,不好意思,这家分开了后,位极显赫的皇后母族里,并没有工部金家的名字。不过,一笔难写两个金字嘛!送送是必须的。再说了,这几位原来的国舅可正经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玉玥并不知道皇后为什么要杀皇帝,不是来杀自己的么?当初背心上的刺骨的冰凉是报的假信?这些事情玉玥没空细细思量,她的身边围绕着各种奶娃子并他们的亲娘,纷纷跟她传授着各种怀孕生子的经验,以及各位长辈们按一天五餐送了的养生美食。

    贤王爷素来是大方的,这时候都感叹道:“照这样下去,玥儿,你生上三五个娃娃,就光是伙食费咱们都能省两座王府出来!”

    “所以,我算明白了,这就是你不上朝挣钱养家的原因!”

    玉玥挺着突出的肚子,一边吃着娘亲送来的燕窝,一边对着那位不上朝,在她边上蹭吃蹭喝的王爷嗔笑道。

    贤王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点头不已,一边示意把边上的那盅鱼翅送到老王妃的桌子上。吴嬷嬷同潘嬷嬷同时摇头。唉,太过分了有没有?

    (全剧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